淮海视窗 > 正文

“八孩”之家舆论汹涌,这十个问题需要思考

2022-02-10 16:00 淮海视窗
1490

《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这本心理学的著作中,勒庞阐述了群体以及群体心理的特征,指出了当个人是一个孤立的个体时,他有着自己鲜明的个性化特征,而当这个人融入了群体后,他的所有个性都会被这个群体所淹没,他的思想立刻就会被群体的思想所取代。而当一个群体存在时,他就有着情绪化、无异议、低智商等特征。这么要提乌合之众,因为从“八孩”之家舆情中笔者发现了一些问题。

 “八孩”之家舆情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风头直逼春节、冬奥等热点话题。丰县和徐州先后三次发布信息,就相关情况进行了通报。但该舆情仍然高位运行,全网参与、人人都想插一嘴。但我们是否扪心自问:除了跟风插一嘴,对以下十个关键问题,有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问题一:确定杨某侠的身份要做哪些工作? 

 

仅从普通网民的视角来看,最简单的办法是与杨某侠或者其丈夫董某民交流,问出来。但是,我们从“徐州一修哥”拍摄的多段视频来看,杨某侠似乎能够听懂我们说的一些话,但是回应的语言难以理解。从三次通报的内容来看,杨某侠系董某民已故的父亲在外收留,董某民对查清杨某侠的情况帮助不大。

最便捷简单的方法行不通,那就只能走访调查周围知情人士。但是从通报来看,官方并未提起“从知情人员处获悉”之类的内容,可以猜测,这个方法也是不行的。不过要验证这个方法没有作用,却不那么轻松。笔者曾就董家集村的人口数量进行过咨询,据说该村人口超过2000人,这还不包括临近村庄,费时费力可想而知。

根据通报内容,我们知道调查组(笔者认为这个调查组应该就是警方吧)最后是通过查阅董某民、杨某侠婚姻登记申请资料,发现“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这条不起眼的线索。也正是这条线索,警方对以福贡县亚谷村中心周边多个乡镇调查走访、查阅户籍底册,最终才确定了杨某侠系小花梅的重要信息。针对这一点,笔者想通过两个数据细说一说:丰县至福贡距离2800余公里(这个距离笔者还是很惊讶)笔者大学有个云南同学,他曾说每次回家他要倒三种车:火车、汽车、蹦蹦车,单趟不休最少一天一夜,这说明单就交通而言就行车不易;据百度百科,2009年,仅亚谷村一个村庄现有农户469户,乡村人口2020人(记住,这只是亚谷村,周边多个乡镇有多少人笔者没再细算)。丰县事件发生于虎年春节的前夕,我不知道有多少公安民警在万家灯火庆新年的绚烂烟花下拖着一身疲惫奔赴5000多里外的云南,和云南当地警方一起,一家一户敲开沉浸在过年的愉悦中的家门,问问他们是不是认识杨某侠。笔者没有想要去赞扬谁,只想说,他们离家万里不就是为了还杨某侠一个说法吗?笔者相信,他们肯定是穷尽了一切手段和工作,得到了他们专业角度认为最接近真相的事实。

 

 问题二:“小花梅”到底是不是一个名字?

 

针对第三次通报,“小花梅”作为姓名的质疑争议很多,一些网民依据自己的认知觉得没有“小”这个姓。我觉得这个问题,当地人最有发言权。


 我在网上找到了一个当地网友的评论:“福贡县属于怒江州傈僳族自治州,这边部分正宗的傈僳族是没有姓氏的,很多老一辈的人都只有傈僳语名字  音译成汉话就会千奇百怪,以阿XX居多,小XX也同理。我身边有朋友同学就没有姓氏,还有父母的朋友原名没姓氏上学后老师给起了个有姓氏的名字”。

 

 问题三:杨某侠是李莹吗?

 

网民质疑的根源无非是杨某侠和李莹的一张对比照片,于是各路“神仙”使出浑身解数强行“合二为一”。
       首先,1月30日,丰县发布第二次通报时曾明确“2020年11月,公安机关将杨某侠DNA录入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和DNA数据库比对,至今未比中亲缘信息。”反观李莹父母寻女心切,她们绝不会放弃那么重要的寻亲方式,两人的DNA应该早已入库。比对不中,已经很大程度上说明了李莹不是杨某侠。其次,2月7日,澎湃新闻报道,李莹母亲承认此前已经与四川警方取得联系,并开展过DNA比对,没有寻找到与李莹相似的DNA。可以说,杨某侠不是李莹已成事实。再次,虽然徐州第三次发布没有再就“杨某侠是否是李莹”的问题进行回应,但是已经明确杨某侠的身份是云南某少数民族的“小花梅”,说明这个问题已经被徐州和四川警方排否了。如果依然有人拿这点去质疑,那么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故意“搅混水”。

  

       问题四:杨某侠是不是被拐卖?

 

前环球时报主编、网络大V胡锡进2月8日19时19分发布信息,他个人相信徐州通报中的“桑某某”就是人贩子。笔者认为,杨某侠是不是被拐卖的,还应该依赖公安部门的详细调查。网上很多人认为,只要涉及到钱的交易就是拐卖,这点是不对的,“拐卖”中的“拐”是骗的意思,也就是主观故意。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局限性,这是历史规律,我们不能用2022年的眼光标准去衡量8090年代的事情,那样一定会偏得离谱。花钱买老婆是历史现实,那么今天的天价彩礼呢?属于买老婆吗?小花梅是找婆家还是被拐卖?都要以法律作为衡量的标准,而非个人感受。

 

 

       问题五: 杨某侠的身体情况如何?

 

这个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很多网友非常关心的问题。据徐州发布的通报,市县两级专家都对杨某侠的精神分裂症进行会诊,并实施了治疗,精神状况趋于稳定。回溯发病史,通报中说在“小花梅”1996年离婚回到亚谷村后,已表现言语行为异常,笔者也专门了解了一下精神分裂症,它是多因素的疾病,其中包括遗传因素、躯体生物学因素、性格特征、环境和心理社会因素等多重影响,大部分的患者患病年龄起自15~25岁,在严重的时候会出现暴力、打人的情况。所以要想确定杨某侠是什么时候得了这种病,很难或根本无法去确定。

此外,杨某侠的牙齿脱落问题一直备受网民的关心,甚至“牙齿被拔”的言论一再出现。通报中,官方明确“杨某侠牙齿脱落因重症牙周病所致。”部分网民还是不愿相信。为此笔者专门查看了腾讯医典,其中记载:牙周病严重者会造成牙齿移位、松动甚至脱落。牙周病的形成原因主要是不良的生活方式,比如不注意口腔卫生,未及时去除牙齿间的食物嵌塞或者刷牙方式不够规范,牙齿上沉积细菌代谢物、食物残渣未能得到有效清除。可以想见,杨某侠作为精神障碍患者,无法注意口腔卫生,甚至可能长期不刷牙,牙齿健康真的无从谈起。

还有网民言之凿凿杨某侠的舌尖被剪了。真是恐惧又恶毒的无稽之谈。央视新闻2月8日的视频中,拍摄到了杨某侠与医生对话的过程。此外,在网上传播甚广的一段视频中,相信大家都看到了杨某侠一直说话的镜头,听到了她滔滔不绝的声音。

体表是否有伤,这个问题其实我也特别想探究,但从网上曝光的视频来看,杨某侠面部是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的,至于身上有没有,这个我们不好猜测,好在通报中说杨某侠其他健康指标正常,这说明她的身体并无大碍,网民大可放心。

 

 

       

       问题六:8个孩子都是董和杨亲生的吗?

 

“8个孩子”一直是网民关注焦点,特别是“是否董杨亲生”更是被很多网民揣测,甚至造出了“父子均与其发生性关系”的无耻谣言。第三次通报中,官方终于给出了实锤结论“经南京医科大学司法鉴定所DNA鉴定,八个孩子和董某民、杨某侠均符合生物学亲子关系”。

 

 

       问题七:董、杨是否办理了结婚手续,办理低保是否合法?

 

据丰县发布的两次通报:“1998年8月,董、杨两人领证结婚。” “在办理结婚登记时,镇民政办工作人员未对其身份信息进行严格核实”,至于结婚手续是否有效,这个问题需要专业人士进行释法。

这里面还涉及一个户口的问题,笔者专门找户口管理相关的工作人员仔细询问了解,江苏省曾有《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问题的实施意见》,徐州市也有《常住户口登记管理规定》,都明确“因智力障碍或聋哑文盲,无法说出原籍地址、真实身份的无户口人员,经过采集基本信息和失踪人员数据库进行DNA比对排除被拐卖、重复户口等问题后,应该为其办理户口落户。”官方通报也显示2020年公安机关已进行了DNA比对,至今未必中亲缘信息。可以肯定,杨某侠的落户工作是正常程序,至于“杨某侠”名字的由来,笔者认为,应该是董某民自己提出的。

董某民超生8个孩子严重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却还有7个孩子办理了低保,得到政府救助,是否符合规定。笔者认为“低保不是奖励,而是困难的补助。”超生和低保之间,存在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董某民的超生违反的是计划生育的法律、政策,应受计划生育部门惩罚;但董某民家庭享受低保待遇,是民政部门根据规定对符合条件的家庭和人员进行救助。受助人员是否存在违法行为,不在民政部门的审查范围。那么,董某民家庭是否符合低保条件呢?我国《社会救助暂行办法》规定“社会救助制度坚持托底线、救急难、可持续。”“国家对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人均收入低于当地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且符合当地最低生活保障家庭财产状况规定的家庭,给予最低生活保障。”如此看,董某民家庭成员人均收入标准达不到低保条件,民政部门当然应该给予低保。

 

       问题八:哪些人涉嫌犯罪?哪些人会被处理?

 

涉嫌犯罪的具体人员,网民们心里应该都有个基本的界定了。董某民毋庸置疑,官方二次、三次通报都已明确“董某民行为涉嫌违法”“公安机关已对董某民是否涉嫌违法犯罪开展调查”。对于董某民,我们只要静待调查结果就好。另外一个可能就是桑某某了,从三次通报发出,网民对桑某某的行为就提出了质疑,通报坦诚还有后续调查。另据网络大V@孤烟暮蝉 于2月9日17时透露:“桑,刑拘了”。

哪些政府人员会被处理,也是网民很关注的结果。纵观整个事件,相关职能部门都暴露出或多或少的问题。比如,董、杨二人办理结婚证时,镇政府工作人员未对杨的身份进行严格核实。这名工作人员肯定是存在失职渎职问题的。比如,董、杨二人超生,计划生育工作职能部门未能采取有效措施,自然也存在失职渎职的问题。比如,从1998年杨某侠就和董某民生活在一起,且精神问题持续存在,当地妇联、卫计部门和村委未能采取及时的救助工作,也是存在一定失渎职问题。当然,丰县当地镇县两级的相关领导干部也自然存在失管、失察的职责过失。如此看,此事件涉及的部门和需要处理的人员应该不少。

 

       问题九:引爆舆论的那几段视频是怎么拍摄出来的? 

 

流量为王的时代,利益永远是最大驱动力。复盘本次舆情事件,笔者认为这就是一个不成功的网红(应该是多个网红)炒作引发全民关注的故事。

首先是董某民。通过翻看其抖音、快手账号视频,可以判断,去年12月起,董某民为获得社会帮助及经济利益,以其家庭养育8个孩子、生活困难等为主题拍摄短视频,并上传至抖音平台,博同情、得捐助、涨粉挣钱。而事实上,董某民确实达到了效果,很短的时间就增长了5万余粉丝。笔者从一个网民的视角判断,这个董一定会通过网民的关注、怜悯和捐助获取利益,甚至成为当时让周边邻居“眼热”的能人。

其次是“徐州一修哥”。这个更是一个蹭热度,涨粉挣钱的典型。他以做公益、关心贫困人员的名义曝光杨某侠,还在直播间口口声声“我不是为了报警,不然孩子怎么办,我只想让热心网友们看到,多给一点关心”,实在是冠冕堂皇,如果真的发现了杨某侠被虐待,他就应该第一时间报警,而不是换个地方直播赚眼球。

还有婚庆司仪和装饰公司老板,这两段“接广告”的视频其实是舆情发生前拍的。视频中董某民也一直在感谢两人对他的关怀帮助,但不可否认的是,两人帮助董某民正式为了这两段“感谢”视频,投其所好、各取所需正是这两人的逐利心理表现。

 

       问题十:舆情为何依然居高不下? 

 

笔者认为,总体来说本次事件中包含了太多能够炒作的“爆点”,太多能够让人脑补的空间。

从舆情引导视角看:遇到舆情,通过官方及时发布是最有效的舆情引导方法,往往可以一锤定音解决问题。但是本次舆情的三次官方通报却不能称为成功的引导。究其原因,主要体现在前后不一致、回应重点与网民期待不耦合两个方面。第一次通报是在1月28日18时47分发布,是时舆情已在网上高位运转10余小时,虽然较为及时,但由于通报并未聚焦网民关注焦点,也未对所开展的工作进行详细说明,不但没有解除广大网友疑问,反而引来各方质疑。1月30日晚23时46分,丰县发布二次通报。该通报仍未直面问题核心,未解决网民质疑的女子身份、是否拐卖、是否涉嫌强奸、是否被虐待等多个焦点问题,舆论并不买账。2月7日22时50分,徐州发布三次通报,因杨某霞系小某梅、董某民如何处罚、桑某某的身份相关情况说明不清,网民关注焦点继续扩大,舆论再次迎来大幅波动。

从社会面和不实信息管控视角看:谣言在本次舆情中推波助澜作用的应该是根本原因。从1月28日舆情爆发开始,“拔牙”“剪舌尖”“性奴”“父子强奸”“除了八个孩子还有别的孩子被遗弃”“接广告”等等网络谣言不断激发网民愤怒情绪,削减了民众理性声音。三次通报虽然对相关谣言进行了回应,但是只说结果不说过程的表述方法显然没有完全解答谣言和网民焦点,网民敌对情绪在谣言等不实信息的助推下持续高涨,带动舆论讨论热度难消,舆情始终高位运转。那些自以为英明的所谓“维权者”,早已通过“脑补”完成了舆论审判。根本不会仔细去看官方的通报内容。比如第三次通报发布前,已经获悉徐州发布将发布通报,800字的通报看完一遍也需要2-3分钟,但是仅仅1分钟后,就有了近千条批判性跟帖。可以肯定地说,他们根本没有看,就开始喷了。不少喷的内容其实在通报中都已经说过了。

从依法处理的视角看:无论什么舆论风暴,网民所要的无非就是公平和态度。可以说政府、警方依法处理是大家追求的交汇点。本次事件中,笔者相信政府和警方一定是夜以继日地开展调查,希望能够把散落在数十年的点滴线索串起来,形成严谨的闭环证据链。前面的几个问题中,笔者已经对本次舆情调查工作的难度进行了评估,可以说用一个“难”字是不能表述完整的。但是面对汹涌的舆论风暴,政府又只能把掌握的证据对外通报,这些证据毕竟还没有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抗击网民质疑的能力必然打折扣。

 

后 记

   

       本次舆情是笔者深入了解过的最复杂的舆情之一,也是影响力最大的舆情事件之一。引发全网关注的同时必然引起各级职能部门的高度重视,穷尽一切方法查清事实依法依规处理可以说是必然的。三次官方的发布虽然受各方面的条件制约没有完全回应网民关切,但是也从另一个方面让我们看到了当地政府对于敏感舆情的态度是积极回应的,我们毕竟从中看到了政府和网民的多轮互动。互动的过程虽然有冲突有碰撞,但是政府和网民的努力方向是一致的,这种一致的努力无疑又将助推类似事件得到依法依规处理。

 

 

众声喧哗中,

我们除了跟风插一嘴,

更应该保持独立思考的能力!

来源:V量元素


 

分享:

免责申明:1.本网站刊登转载的各类形式(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的作品仅供参考使用,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对于访问者根据本网站提供的信息所做出的一切行为,除非另有明确的书面承诺文件,否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形式的责任。 2.如果您发现有您未署名的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加上您的署名或作相关处理。

不良内容举报邮箱:jubao@hhsc0516.com/举报电话:18051356000 © 徐州智兴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